口述:妈妈今晚是你的了 妈妈今晚满足我但我的内心很愧疚

来源:口述:妈妈今晚是作者:口述:妈妈今晚是时间:2017-03-07 22:29:42
口述:妈妈今晚是你的了 妈妈今晚满足我,但我的内心很愧疚 事情要发生的话,就让他们一件件来吧,我所能作的,不过是面对。幸好我还可以选择,我苦笑,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只要我心意坚定,一切都会顺利解决的,就这样,我在黑暗中握紧拳头,给自己打气。一

             口述:妈妈今晚是你的了 妈妈今晚满足我,但我的内心很愧疚

     事情要发生的话,就让他们一件件来吧,我所能作的,不过是面对。幸好我还可以选择,我苦笑,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只要我心意坚定,一切都会顺利解决的,就这样,我在黑暗中握紧拳头,给自己打气。一只青蛙跳过,呱的一声,勇气满满的我,很没用地抱头逃回屋里,继续睡觉去了。

  两天后,我结束行程,回到阔别已久的上海。飞机缓缓降落在浦东国际机场,上海的天空一如既往,带着蒙蒙的灰色调,但我仍然觉得亲切无比。

  “留白,我们有朋友来接机,要不要送你一程?”菲热情邀约。一周下来,我们三个已经混得熟透,出门旅行能够认识到这么好的两个朋友,真是我的幸运。

  “不用,我搭机场巴士好了,到了地铁站我很方便就能到家了,再说我的行李也不多。”我向她们微笑摆手,心里笃定。昨天我已经打电话回家,向妈妈严肃抗议,停止一切对默然通风报信的行为,这次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惊喜”在机场等着我了吧。

        

  “真的吗?”她们拖着行李迟疑,突然我的手一空,手中的行李被人夺走,我惊慌地回头,正想大叫,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腰已经被他另一只手揽了过去,身体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菲和璇对我做鬼脸,“留白,你骗人噢,有人来接,还说要搭机场巴士。”

  我哪里还顾得上留意她们的鬼脸,隔了这么多天,在这里意外见到楚承的欢喜,已经让我说不出话来了。

  “留白,你不是被我吓呆了吧,怎么一声不吭。”楚承的眼睛里饱含笑意,“这么多天没见,你把我忘了吗?”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还在潮州吗?”巨大的喜悦让我有点语无伦次了,双手不由自主抓住他的胳膊,想确定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噢,我实在太开心了,矜持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提早赶回来了,你说过是今天早晨到上海的,我查了航班时间,为了做你的司机,我不知多有诚意。”我溢于言表的喜悦之情让他有些洋洋得意,说话的语调都是皮皮的:“不给我介绍吗?你的两个朋友都在瞪你了。”

  我突然意识到菲和璇还在旁边,丢脸!心里呻吟了一声,这下我所有的形象都毁了,她们一定觉得我像个花痴,看到男友魂都没了。

  “没关系没关系,”她们两个笑嘻嘻,“让留白给你慢慢介绍好了,我们要先走了。”

  “不要啦,”我不好意思地拉住她们,“这是我的男友楚承,我没想到他会来接我,所以一下子惊讶过头了。楚承,她们就是菲和璇,我在旅行时认识的好朋友。”

  她们还来不及回答,另一个声音突然出现,让我如遭雷劈,“留白!这个人是谁?!”我们四个一起回头,上帝啊,神啊,这个世界上什么叫做阴魂不散,我竟然看到默然就在十米之外,大步朝这里冲过来。

  我这一生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尴尬的场面,镇定,镇定,我在心里反复。可是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一时间也分不清是气愤还是恐惧。一闪神,默然已经冲到面前,伸手过来抓我。

  身体突然被楚承带到他身后,我一阵晕眩,伸手扶住他的后背,感觉他背脊僵硬,“你是谁?”格开默然的手,他反问。

  “我是茉莉的爸爸!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我终于镇定下来,推开楚承,“让我来说。”

  八道目光射向我,我先转向目瞪口呆的菲和璇:“不好意思,你们的朋友会不会等急了?”她们两个如梦初醒,“是啊,那我们先走了,留白,再联系噢。”

  目送她们走远,我再转头,向楚承伸出手,他立刻抓紧我,“这是我的前夫默然。”我郑重地介绍。

  默然倒抽了一口气,正要张口,我举起另一只手,阻止他:“默然,这是我现在的男友楚承。我不知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既然你已经来了,我也想跟你说清楚,你上次的提议,我拒绝。”

  他沉默地看着我,眼神从我的脸上,落到我们紧紧握住的手上,然后冷笑:“这就是那个所谓的贵公子吧,留白。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拒绝我的理由,我看得再清楚也没有了,没想到你也是那种女人。”

  我想克制自己不要再颤抖了,可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原来别人,都是这么看我的。心里一片凄凉,想辩解,可是双唇麻木,什么都说不出来。不过是想要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不过是依从了自己的心,可是在别人的眼里,我就是一个明知自己毫无资格,还要贪慕虚荣,别有用心的女人。就是活该遭受这些质疑,遭受这些羞辱。

 1/5    1 2 3 4 5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