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那天晚上我把老师干尿了 我把老师压倒在办公室全过程

来源:口述:那天晚上我作者:口述:那天晚上我时间:2017-03-11 14:06:05
导读:口述:那天晚上我把老师干尿了 我把老师压倒在办公室全过程,用心理描写地方法,写一段话,表达你对你老师的喜欢情感,记忆里最深的,是当夏日的夕阳化作华丽的背景时,你站在讲台上,在高贵又不是温柔的橘黄色光芒中,您的身影将成为永久的回忆。在初

  导读:口述:那天晚上我把老师干尿了 我把老师压倒在办公室全过程,用心理描写地方法,写一段话,表达你对你老师的喜欢情感,记忆里最深的,是当夏日的夕阳化作华丽的背景时,你站在讲台上,在高贵又不是温柔的橘黄色光芒中,您的身影将成为永久的回忆。在初中青葱的记忆里。

        
                   口述:那天晚上我把老师干尿了 我把老师压倒在办公室全过程

  9月10日,是一年一度的教师节。相比往年,这个教师节并不怎么“热闹”。一些人,也根本想不起要在今天给自己曾经的“恩师”送上一声祝福!而在我国封建时代,对老师的尊敬是达到了相当的高度。所谓“天地君亲师”,便是将老师排在了父母双亲的后面,也就说除了父母外,老师便是最值得尊敬的人了。至于什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之类,同样包含了这样的意思。总之,老师是我们必须要尊敬乃至孝敬的人。但时至今日,老师便如同在“夹缝”中生存的人,成为了一个并不受尊敬或欢迎的人。

  很可笑的是,一个整日里强调“孝”的国度,如何变得如此“扭曲”和“不堪”呢?与之相比,一些欧美国家并不过分的强调什么“孝”,他们甚至“分”的很清楚,老子就是老子的财产,儿子就是儿子的东西,两者绝不混为一谈。老子就是养儿子,也只是负责到成年即可;儿子大了,同样是无须赡养老人。可就是这些淡漠人情的国家,反而往往比我们要做的好。

  父母和子女之间如此,师生之间亦是。教师就是一个职业,和其他诸多职业一样,并无什么区别。学生交钱读书,老师拿工资教学生,大家互不相欠,也就无从谈起什么“恩情”与否。在欧美国家,老师的待遇是非常高的,老师的入职门槛也是非常严格的。反观我们的教师,待遇不高,对他们的要求却很多。很多老师,到现在还只是拿着一千多元的工资。拿一千多元工资,你还要求他们“崇高”,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于是,我们便看到一些老师私底下办班的、收受红包的,大学里的老师更有在外办公司的、想尽办法多捞科研经费的等等。老师如此行为,又如何让他们变得“崇高”?你私底下是处处讲“私”,课堂上却是处处讲“无私”,岂不很扭曲很虚伪么?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生活上都有困难,你如何要求老师们一味的去“奉献”?哪怕是孔老夫子教学生,不也要学生们给其送点腊肉什么的以便自己好过日子?

  不仅如此,在我国教师队伍中还有很“奇葩”的现象,就是有体制内外之分。干同样的活,拿的不一样多的钱,这种不合理现象却是多少年也没有改变过来。为了一个什么“编制”,一些人是煞费苦心;而在编制外的人,则是深感苦恼,亦是无可奈何!与此同时,教师队伍是“泥沙俱下”,很多不应该成为教师的人,却混进了教师的队伍,严重的损害了教师的形象。

  就像过去被称为“白衣天使”的医护人员,如今亦不被人尊敬。其原因便是医院成了“宰客场”,来了你就要脱层皮再出去。老师们呢,自然没有拿手术刀的权力,也无法获取那么多的利益。但只要有那么点“权”,大家也都会充分利用起来。哪怕是给学生安排个靠前的座位,也成了其“特权”,一些家长更是想尽办法要让老师对自己的孩子“照顾”点。

  教师“嘴脸”一旦变成这般模样,爱戴和尊敬也就不可能了。私德和公德,就这样扭曲着老师们的灵魂。有些老师会向“私德”倾斜,有些老师会向“公德”倾斜。但作为“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倾向于“私德”。在“私德”的冲击下,“公德”便不靠谱起来,老师们也就变得越来越不靠谱。要想改变这种局面,还是以“人”的正常心态去对待他们。教师不过是一个职业,一个要求比较高的职业而已。因此在高要求下,他们的付出和回报应该成正比;至于职业外的情感,则要建立于人与人良好的交流之上,而不是刻意强加或赋予的。

  >>>>>我心中的好老师

  当瑟瑟秋风又一次吹皱一池碧水的时候,我的思绪又一次飘回到两年前。那也是一个秋风飒飒的季节,枫叶已披上了红装。老师,你还记得我吗?你还记得那个霜叶飘飞的黄昏吗?

  那个深秋的夜晚,风呼呼的吹,屋顶上的瓦片被吹得七零八落的。我坐在家门口的石阶上,风像爪子一样刮得我的脸直疼,昏暗的路灯下,偶尔吹过一个垃圾袋,街上空无一人。妈妈去西安还没回来,陪伴我的只有那吹的心都痛的寒风。

  路灯下,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好熟悉啊!哦,原来是我的班主任—张老师,一个相貌平平,个子不高的男老师,他是我小学六年里,最后一届班主任。

  他看见了我,忙把我叫了过去,问我:“你怎么坐在这儿?这大冷天的,怎么不回家?”我朝家门望去,老师似乎从我的眼睛中读懂了什么。他说:“要不,今晚和老师挤挤吧!”我迟疑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