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哥哥一次刺激碰撞他进入我身体的激情故事(7)

来源:和哥哥一次刺激碰撞他作者:和哥哥一次刺时间:2017-05-18 15:01:22
和哥哥一次刺激碰撞他进入我身体的激情故事(7)

阅读提示:
  楚楚站立不稳,蕊儿没有足够的力量把她放到床上,只好由我来抱着她过去。我把她塞到被子里,站起来时,楚楚拉住了我的手”别走,留下来陪我“我看了站在一旁的蕊儿一眼,内心深处有一丝隐秘的愉悦。傻蕊儿恐怕还以为楚楚为我而醉。

  但我不能在配合着表演给蕊儿看了,过头了也许真的把她气走了。我推开楚楚抓着我胳膊的手,放在被子里,和蕊儿一起离开了楚楚的房间。

  蕊儿变得沉默我说让她到我房间来一下,再送她走。出乎意料的她没有拒绝我,没有言语的跟在我身后。

  约摸走过了七八个房间,就到了我的房间。她好象有点局促。进房后,她四处打量了下说。。。。。。。。


【推荐阅读:】

和哥哥一次刺激碰撞他进入我身体的激情_故事(1)

和哥哥一次刺激碰撞他进入我身体的激情_故事(2)

和哥哥一次刺激碰撞他进入我身体的激情_故事(3)

和哥哥一次刺激碰撞他进入我身体的激情_故事(4)

和哥哥一次刺激碰撞他进入我身体的激情_故事(5)
和哥哥一次刺激碰撞他进入我身体的激情_故事(6)

【推荐阅读:】

本文接着上一篇,第6篇的继续更新:


  晚上七点多,才办完事,厂商极力挽留我,并一再让我向刘经理问好。客套完后,我还是坚持回到下蹋的宾馆。整个一天我都没有联系楚楚。回到宾馆敲了下她的门,她竟然在。

  ”就回来了,事情顺利吗?“”还好,你没出去?晚饭吃了吗?“”刚回来不久,正要出去吃“”那一起吧,没找姐妹们玩?“”没心情,一个人出去逛了下。“”等我一下,我先回房间打几个电话“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拔通了蕊儿的电话。

  ”喂,在家还是在学校“”学校,有事吗?“又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假清高”没什么事,吃晚饭了吗?

没吃一起出来吧,我和同事一起请你吃饭“我特意强调了不是我一个人”噢,不了,我吃过了“”没关系的,我不会吃了你,这么多人,见见面而已咯“我试图让气氛轻松起来。


 ”嗯~~,要不这样吧,你们先吃饭,我正好手头还有点事情,完了后,我再联系你,好吧“”好,我等你,不见不散“我和楚楚找了附近一家店随便点了

点东西填饱了肚子。吃饭时,我在想,我们三个人一起,不会有什么事的,我们终究应该可以象朋友一样相处的吧。

也许这样才是最自然的方式。吃饭时,我有点心不在焉。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很多次,但没有一次是蕊儿的。算了吧。一年没见,或许她完全是应付我,才说会给我电话的。我和楚楚两个各自心里怀揣着另一个人,默默的吃完了这顿饭。

  心里突然觉得很憋屈,这么晚还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只为了能够见蕊儿一面,结果却是空。明天才能回长沙。第一次,在北京的每一秒对我来说如年一样难熬。

我和楚楚回宾馆。突然楚楚说”哎,我们回宾馆干嘛?看电视?不如去三里屯喝酒吧“”又喝酒?那你不准喝醉啊?“我逗她”哎,我心情好的时候酒量不错的,

别取笑我“”是,那可是,你现在心情如何?“”不错啊?特别是如果你愿意请我喝杯酒“”呵,等下,我打个电话,再找个女孩过来,我可不想和你一男一女单独在一起“”也,你好象比我还女人?没问题,和谁喝都是喝,边走边打吧“她拦了辆车,我们一起坐上去,她直接说了一个酒吧的名字”银天“.看来来过不只一两次,刘经理是不是每次出差都会约她一起来?

  在进酒吧前,我告诉蕊儿我在银天酒吧等她。让她办完事后打车过来。并且强调只是想见见她,还有个同事也在一起。我发誓我当时真的只是这样想的,


只是想见见她。不只一次的说过,讨厌酒吧这样的地方,那里都是打扮亮丽的年轻女孩们,还有帅气的小伙子,不帅的至少还年轻。我明显是个异类。我讨厌做个异类,所以,看上去,我还传统。如果不是蕊儿,我想我是完全意义上的好男人。

  楚楚进门直接往吧台走去,坐在吧台前的椅子上,我觉得坐那么一排男女特别傻,拉着楚楚说,我们座那边的卡座吧。

  ”别,我对这椅子感情深厚“”好吧,我就做回替身“”呵,你还真懂女人“我不做声,在边上陪着她,手里一直握着手机,我想听到那个熟悉的铃音响起。楚楚,安静的把玩着手里的杯子。她的眼睛里有雾,没有凝结的雾。我不想我的蕊儿变成这样,我也知道我的蕊儿,她不会变成这样。

  这样想着,想着,手机响起来了,是她。

  ”喂,你到了吗?我到门口接你“楚楚听我这么说,笑着点了下头,示意她知道了。

  我出门看到了蕊儿刚下车。她朝我笑了一下,很开心的笑。

  一年没见了,还是那么熟悉的一张脸,几乎没变。头上戴了顶松松的黑色帽子。使得原来就小的脸显得更小,头发剪了吗?看不到了,

只看到帽子下的耳坠在夜色的霓虹灯下,有着若隐若现的光茫。身上又是裹着件及膝的棉袄,大红的,和我想象的差不多。只不过,是件很贴身的羽绒棉袄。脚上一双简洁的黑色短靴,短靴和棉袄之间露出一截黑色丝袜。我想上前去抱她一下,但是又觉得不妥。

  ”来了,这边“她跟着我往里面走。

  ”介绍一下,这是楚楚,我的同事“蕊儿打过招呼后坐在了我另一边。她把外套脱下来,放在一个空椅子上。然后,把那顶黑帽子取了下来,一头乌黑的卷发倾泻而出。盖住了开始那么亮眼的耳环。更有一种婉约的美。

  蕊儿也要了一杯酒,我们三个人就在一曲又一曲的旋律中,各怀心事的喝着,偶尔聊点无关痛痒的东西。我不敢在楚楚面前造次,

也因为,她和刘经理的关系。她有时拿着酒杯冲我和蕊儿坏坏的笑一下。敬我们。而蕊儿,也会拿着酒杯敬我和楚楚,有些怪誔的场面。

  ”新交的女朋友?“蕊儿咬着我的耳朵问了一句”嗯“我恶作剧的小声肯定了一句”噢,恭喜“蕊儿轻笑出了一下声音。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异样。是嫉妒?还是在乎?又或者是鄙夷?

 ”很爱她?“”嗯,爱她爱到骨头里“”讨厌,真的“她嗔了我一句,又弯着个脑袋追了一句。


  ”难道你这么问我,是要逼我说不爱她“
”才不是,那我先回去了,瓦数太大,时间再长点,你俩还受了啊“”别,我是单相思,你走了,我会更尴尬“”啊?原来是让我陪你泡妞的?你真行,我就帮你一回吧,你帮了我那么多,“蕊儿笑了。

  楚楚那边,一直在一杯接一杯的喝,夜色越来越浓,时间越来越长,气氛也越来越暧昧。在酒吧,还远没有到结束时间的时候,

楚楚几乎要倒下了。借酒浇愁愁更愁。喝闷酒是很容易醉人,尽管我见识过楚楚的酒量是不错的。人有时候遇见自己无法承受的痛苦时,总是用醉酒的方式暂逃避,却不知道,醒来依然要面对。

  蕊儿看这情形说,她也想早点回家,让我扶楚楚回宾馆,她自己打车走。我借口,男女授受不清,怕楚楚误会,让她和我一起先送楚楚回宾馆。然后,我再送她回家。蕊儿答应了。

  是什么样的内在暗涌,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在相隔如此长的时间后,还会相约见面。是什么样的心底隐秘让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打破心中无数的誓言。又是什么样的爱情能够在三年后依然有着和初次见面般的无措和惊慌。

  (四十五)4这是我们今生最后的一次见面,悲伤和激情,恐惧和希冀,无助和挣扎,象是能够验证这次的永别一样

,所有的极端的感受让我记忆犹新。冥冥象是有神在告诉我,一切将不再来。再也没有机会一次次打破自己的决定,再也没有机会体会每一次难得见面的美好。

  那天晚上,我和蕊儿在楚楚的左右扶着她上了出租车,一直到了宾馆楚楚的房间。

  楚楚坚持说没醉,不要管她,一会又喊,她要死了,让我们别离开。除了对楚楚没有结果的真情有些许同情之外,我还有些看不起她。

为了一个男人偶尔醉一次,是真情所至,可是夜夜买醉就是软弱,缺乏自律了,这么想着,我看了看正在帮她解开围巾和外套扣子的蕊儿。觉得同样喜欢已婚男人的他们如此不同,如果把楚楚对刘经理的投入放在蕊儿那种善于保护自己的女人身上应该比较完美吧。

  楚楚站立不稳,蕊儿没有足够的力量把她放到床上,只好由我来抱着她过去。我把她塞到被子里,站起来时,楚楚拉住了我的手”别走,留下来陪我“我看了站在一旁的蕊儿一眼,内心深处有一丝隐秘的愉悦。傻蕊儿恐怕还以为楚楚为我而醉。



  但我不能在配合着表演给蕊儿看了,过头了也许真的把她气走了。我推开楚楚抓着我胳膊的手,放在被子里,和蕊儿一起离开了楚楚的房间。

  蕊儿变得沉默我说让她到我房间来一下,再送她走。出乎意料的她没有拒绝我,没有言语的跟在我身后。

  约摸走过了七八个房间,就到了我的房间。她好象有点局促。进房后,她四处打量了下说”我得走了“”你不高兴?情绪不好?“

”没有“”吃醋了?“”没有“她走过去打开了空调,我找了靠窗的软椅坐下。她接着倒了杯水递给我,让我喝点茶醒醒酒。什么时候,她变得如此贤惠?她这样让我感到了巨大的陌生感。我心理有点害怕。害怕她从此真的只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那种无可遏止的悲凉从头到脚。

  接过她手里的茶水,我觉得眼睛有点模糊,看不清眼前。是掉不下的泪,还是茶水里上升的雾气阻挡了我的视线。我放下茶杯。

不想让那种凄凉攫住自己的心。粗野的将她拉向我的怀里。她小小的身体顺势坐到了我的腿上。头靠在我的胸前。离为她而跳动的心脏如此的近。她蜷着身子,象一只安静的猫。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她,才觉得有些真实,才觉得几乎每天都会回忆的细节是实实在在存在过的。

  就这样,她在我怀里坐了十多分钟。我们谁都没有说一句话。那十分钟,我是没有欲望的,可那却是我生命里有着如此深刻的温暖记忆的唯一十分钟。

我甚至十分幼稚冲动的想,如果这会儿我们因为这栋楼着火而无法逃生,以这个姿势死亡,一定很壮烈。一定无遗憾。这安静相拥的十分钟,让我清楚的认识到我们从来没有忘记过对方。

  我低下头,寻找她的唇。她抬起头时,我才看到她脸上还没有干好的两行清泪。我见过她无理取闹的哭,见过她因为我不在整天迷恋于

给她电话而失落的哭。我总是认为那些哭只不过是女人的占有欲没有实现时的宣泄。男人最怕女人的武器是眼泪,是无声的躲闪的眼泪。那会让你甘愿为她倾注一切。至少在那一刻。

  我很心疼。

  ”怎么了,宝贝?“她用手抹了下脸上残留的泪,稍后笑了下说”因为你爱上了楚楚呗“”你别冤枉我,还真相信啊,你还不懂我的心吗?这么多年了



,你宁愿选择相信我说的,也不愿意相信你看到的吗?“”我又看不到你的心,他在你胸膛里那么深的地方“”那我现在拿出来,你要负责放回去“”讨厌,楚楚是谁“”我老婆“”那你敢把她手机给我吗?“”当然,13XXXXXXXX“”好,我记住了,我现在打电话给你老婆,楚楚了“

”我帮你打“说着,我真的拿出手机开始拨了”你真讨厌“她打掉我的手机,突然从我怀里挣脱,站起来,对我拳打脚踢。

边打边说”好,我让你背着我找老婆,看我怎么修理你,我要把你阉掉。“她拳头雨点般的打到我的胳膊上。有点象前段时间看到的咏春拳。我这才看到了那个熟悉、任性、霸道的蕊儿。我看着她娇嗔的样子,站起来,把她抱起来,丢在床上。我压了过去。

  ”我让你打,打不了了吧,你就是练了跆拳道黄段,在床上也打不过我,哈哈“”痞子,太坏了“我用嘴堵上了她还想继续嚷嚷的嘴巴。

我承认,从她对我挥小拳头,我抱起她时,身体就有了反应,男人的劣根性又开始出现。

  蕊儿也热烈的回应着我的吻,我们隔着衣服吻着,翻滚着。

  和前面几次一次,我受不了自己的冲动的时候,想伸手进她的上衣去解她的文胸。她悠的推开我的手说”不要,我不是一年前的蕊儿了“”我知道,

你一直都想逃开,可是我不会让你难堪,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在你完全不需要我出现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出现好吗?“”不,我是说,我去年暑假和男朋友订婚了,我们今年五月分将举行婚礼“她此刻竟然衣衫完整的躺在我身下,说着她五月分要结婚,还有三个月,她将真正成为别人的新娘。

  我推开她躺在边上,我拉过她的手,这才注意到她的手指上已经套了一个钻戒,那么刺眼。那种强烈的失去感又再次袭击了我已经伤感的心脏。

  ”暑假,他回国了吗?“”是的“”春节也回来了吗?“”是,提前走了,初一走的,那边没有春节,假期没那么长。“”三年了,他经常回来吗?“”不记得,只知道这一年回来了两次“”别安慰我,每年都回来吧“你认为你是个需要安慰的人吗?”

  “他这次把你喂得很饱吧,今天才初六,还没饿吧!”我很醋意“我你别这么说”

  “一定是干柴烈火吧,大汗淋漓吧,你叫床的时候,肯定是喊他哥吧”

  “哧,流氓,你,我从不喊他哥。不过,我们还算和谐吧”



  “那你把我当他,实验一次吧”

  “那你把我当大嫂,噢,才不,”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气我。但我心里象是有一块很钝的工具扎在上面,不是刺痛,是一下一下大面积的不舒服的感觉在延续。

  我把她抱起来,说:“在这睡吧,我不动你了”我可以让天作证,那一刹那,我对她没有丝毫欲望。

  她不肯,她以为我是在耍心计,说她不习惯在两个男人的身体间徘徊。她并不想再和我有任何身体上的瓜葛。这样说的时候,她的表情让我觉得她的心很冷。

  她脱下棉袄,穿了件T,里面还有件长出T的背心。腿上穿着及膝的裤子,小腿上裹着咖色的羊毛袜。她就这样平静的躺在我身边。我脱掉了裤子和外套,

穿着长的内衣和内裤,躺在了另一边她脱下棉袄,穿了件T,里面还有件长出T的背心。腿上穿着及膝的裤子,小腿上裹着咖色的羊毛袜。她就这样平静的躺在我身边。我脱掉了裤子和外套,穿着长的内衣和内裤,躺在了另一边。

  我们的气氛再次尴尬,我假装睡去,她就那样和衣躺在那儿。

  我知道,她在这样的时候说这样的话,是真的不想和我再上床了。见鬼,她不是正躺在我的床上吗?准确的说,她不想在床上和我再做爱了。

  大约过了半小时,我听到她均匀的呼吸,我轻轻的伸过头去看了背着我的她一眼。发现她正睁着眼睛看偶尔动一下的窗帘。

  看着她也没有睡意,我知道她的内心很挣扎或者纠结。想着这或许是我们今生最后的一次见面,我又开始靠近她。可她只是愿意靠近我,

抱我。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于是,整个晚上,我都在进攻,她在退缩。我们撕打,挣扎,有时候緾绵的接吻。大约两个小时后,在我的坚持不懈下,我脱掉了蕊儿的裤子。

 我想起了我们床上的第一次。人在回忆第一次的时候,往往面临着人生的重要节点。而我现在才知道,当时我那么强烈的回忆第一次,是因为,那一晚
就是我们此生的最后一次。我们面临的是永别。我们赤祼相对的最后和最初的情景竟然如此相似。

  “宝贝,这下你开心了吧,你从订婚后,就没有让别的男人侵犯过你”

  “嗯,我们应该不算做爱了吧”



  “不算,当然不算,是不是特别感谢我”

  “好,感谢你”她说着整理好自己的裤子。

  我们又恢复了衣冠楚楚躺在一个被子里的情形。她甚至都不太愿意让我吻她。可是,她却非常有兴致的和我聊起了我们过去的经历,

也聊起了我脑海里想起的无能的第一次床上亲密接触,还聊起了每一次的别扭,矛盾,挣扎甚至偷情的刺激和感受。我们,一起嘲讽第一次,我强行要她,却不得的经历。虽然今天也是这样。

  当你今天的经历,恍如初次,是不是有种恐惧的感觉,仿佛那是一个轮回,而你再也进不了轮回的中间。蕊儿安静的躺在我的胳膊上。说着,说着,看着她安详的神情,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我会就此失去她。只是那一刻,我并不知道,这失去不是他进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而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那晚我俩都睡得很好。只要我不去吻她,侵犯她,我们的气氛就一直那么的温暖、温和。我的无能让我体会到了爱情的另一面,绝不比性爱逊色的另一面。

  早上六点半,我就醒过来了,内心里充满了感激。

  早上六点半,我就醒过来了,内心里充满了感激。因为,她没有回自己住的地方。而是在宾馆和我呆了一晚。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尽管没有做爱,可是,那却是我记忆中最温暖,最珍贵的一晚。

  我起床后,把北京到长沙的回程火车票放了一张到前台。然后回房间给楚楚发了短信。让她临走前自己去前台拿火车票。托辞说我今天一天会很忙,定不下来走的具体时间,可能会直接从工作地点赶往火车站等。让她别在宾馆等。

  因为,我只想和蕊儿在一起。发完短信,我重新脱了外面的衣服钻进了温暖的被窝。

  在门外挂了请勿打扰的牌子,虽然当时心里有个念头,楚楚收到短信后,如果无意看到我门上的这个牌子,会怎么想?不过,我管不了那么多。偶尔放纵自己的形象也未尝不可。


  九点多时,蕊儿终于醒过来了,她一醒来就紧张的问几点了?楚楚来过没。我说没有,今天就我们俩在一起。叫了早餐兼午餐,一会儿送过来。她害羞的笑了笑,钻到我怀里搂着我说觉得很幸福。
 那天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在房间里腻了一天。聊天,打情,接吻,拥抱,除了做爱。

  离火车启程仅有一小时的时候,我们出来退了房。那
时间,我们都忘记了楚楚,尽情的享受属于我们的二人世界。也许她也觉得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相处,可能无所谓。只是,这么特殊而又幸福的一天一夜为什么总让人有不安的感觉?

  人的一生中有多少值得纪念的日子,就有多少隆重的仪式。

  人的出生礼,婚礼,葬礼。我十二岁那年,蕊儿出生了,我三十七岁那年,我们相遇了,我四十岁那年,蕊儿结婚了。我四十岁那年,蕊儿离开了。

她的出生礼,我毫无知觉。而她的婚礼是我不愿想起的失落。她的葬礼是我最不愿意回忆的悲哀。如果生命的年头可以用来交换。我宁愿用我的那些不能再动的风烛残年换回她鲜活的青春。

  五月分,蕊儿的婚礼,我要去参加吗?我问自己,但是马上否定了自己。我不敢。我怕自己会有些许不自然,而被她的丈夫发现任何疑点。也怕蕊儿看见我,心里哪怕会有一丝的涟漪。

  那天,我包了一个几千元的红包,让楚楚给蕊儿的家里送过去。楚楚那次从北京回来后,和蕊儿有了手机短信上的来往,也许,她们共同有一些话题,所以能够很快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那天,在回长沙的火车上,我把蕊儿的手机号给了楚楚。在北京,我也念过楚楚的手机给蕊儿。我不知道她们,谁和谁联系上,总之,楚楚成为我们共同最为熟悉的人。

  五月的这一天,蕊儿回长沙举行了婚礼。我选择了逃避。只是在婚礼的途中,我特意坐车从酒店门口过了一趟。车子在酒店20米开外停了一下。坐在车里我远远的看着那个方向,抽完手上的那根烟,我走了。从此,咫尺天涯。

  我们的电话依旧和从前一样,偶尔会响起对方的来电铃音。有时,会说说近况。可是暧昧和调情从此和我们无关。而且,电话的频率不是一天一次,一周一次,而是一月一次。此时的电话也已经是越洋电话了。她五月一号,结完婚后,跟随丈夫去美国蜜月。


  六月分,蕊儿回了北京,因为,她导师的课题需要她再留几个月。

  六月,七月,八月,从得知她回北京的后,我就没有打过电话给她。她也没再联络我。

  那三个月,我才了解到“思念确是一把穿心的箭,回忆是一杯有毒的酒”.每当控制不住自己,想拔她的号时,我就让自己想象她躺在她丈夫异国的大床上,发出和曾经一样的快乐,甚至淫荡的笑时,我就没有兴趣。

  男人眼里的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如果她曾经在床上给你带来多少快乐,那么在别人的床上就会给你带来多少折磨。男人对于每天可以轻易得到的女人不屑一顾时,对于日后让你再也得不到,哪怕是同样的一个女人,你又会朝思暮想。食不知味,寝又难安。

  三个月,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没有一个电话。她是没有爱过我的。否则,她怎么会在婚后,这么快的将我忘掉。那些泪水,那些性爱又是什么?

  时间真的是一个最为高深的魔术师,他会把人改变得在面目全非,连同爱情一起。并且是在你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每天都过着同样的日子,三十天,三百天,三千天以后,才发现日子早已不同最初。

  这样一个午后,我百无聊赖的在办公里坐着,九月初的太阳依然火辣。空调的冷气把骄阳挡在门外。我顺手拿起了今天送来的《文摘》。

我看到了一篇小散文。那本散文的男女主人公象极了我和蕊儿。只是我的文笔不够写不出来内心的感受。而那篇小文的读者却如此清晰的,

温情的表达了男人的爱和思想。那是我的自尊一直让我不愿意承认的。距离。距离就是阻挡我勇气的拌脚石。在和蕊儿的这场爱恋中,我一直以性的进攻和生活的退却的状态反复纠结。

  除了我的孩子外,就是我和他的差距,是我不敢多跨一步的原因。其实,我的内心有多悲凉,就有多想

。我跟不上她,我老了,再也不能给予她任何物质甚至思想,通通都不能给予。而这些,蕊儿的内心可曾懂过?

在她心里,我始终是一个对她身体渴望,由性而爱的老男人,她才可以做到婚后如此绝情。她不知道我的内心深处的自卑和脆弱。而大男子主义的我,是不会轻易暴露脆弱的。


  可是这篇文章却将男人的“脆弱”描述得如此优雅而又贴切,把男人的情感表达得如此深刻而又细腻。

  我被打动了。我有了把这个刊号和期数告诉蕊儿的冲动。在她婚后的第五个月,在这个骄阳依然如火的九月。

  我拔了她的电话“喂,你好,噢,是X主任啊?”她的声音充满了社交礼仪的温柔,却保持着令人紧张的陌生感。我看到了自己心里的自卑再次升腾。

但我假装笑着的问了一句“你边上有人?”

  “嗯,是啊,我妹妹,你有事就说吧!”见鬼,她什么时候有了妹妹,丈夫的妹妹?

  “没什么紧要事,算了,下次再说”没听到她的回话,我就收了线。

  约五分钟后,她打了过来。笑着说“X大哥,什么时候你一直教我的电话礼仪自己都忘记了?”她换了个称呼,又故意把气氛搞得更加轻松些了,我感觉情绪好了很多。

  “呵,我看到一篇文章,写得很好,推荐你看一下,题目是《心的距离隔了天涯》”

  沉默,可怕的沉默。只有电流在沟通着彼此。那是我们最后的交流。没有任何声音,我却能感受到她复杂的心理体验。

  沉默的几十秒。

  突然,我觉得不太对劲,喂了一句,却再也没有应答。

  只听到刺耳的鸣笛。我万分恐惧,我想她刚才一定是在开车。并且车上不只她一个人,手机里传来一阵砰哩乓啷的响声后,夹杂着一声尖叫,我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这个炎热的下午,我守着没有声音的手机,却不敢按挂断键。。。。

本文完结。。。若需要看更多的性爱故事请收藏我们的网站http://domop.org每天都更新。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