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爱的追踪分集剧情介绍1_36集全集大结局

来源:税务师考试作者:税务师考试时间:2017-02-26 17:18:05

因电视剧《爱的追踪》即将热播,引起了不少网友对其剧情的关注,那么下面就让小编为大家带来电视剧爱的追踪分集剧情介绍、大结局等相关信息吧

电视剧爱的追踪海报据悉,《爱的追踪》是根据获金盾文学奖的吕铮小说《赎罪无门》改编,讲述了一对情同手足的异姓兄妹在情与法之间的挣扎与较量剧中,张国立扮演警察马德庆,做事讲原则,骨子里傲却侠肝义胆,内心温暖却不善表达闫妮扮演的是与马德庆在一个屋檐下长大却走上不同的经商道路的妹妹文皓,圆滑世故、亦正亦邪

电视剧爱的追踪演员《爱的追踪》剧情简介在中国经济大潮风起云涌之时,两个情同手足的异姓兄弟马德庆和张文昊的人生也进入了拐点身为刑警队长的哥哥马德庆被调往了刚成立的经侦大队,顿觉英雄无用武之地,更令他懊恼的是弟弟张文昊一意孤行,放弃公职投入商海,接二连三惹出事端张文昊生意赔了,他以同样的骗术嫁祸于下家得以翻盘,但受害方却因此自杀,张文昊的精心设计使他逃脱了法律的惩罚,马德庆此时也意识到经侦工作任重道远此后经年,两兄弟一个成为了热衷慈善的商界大腭,一个成为了经侦队伍的领头羊然而原罪的阴影却一直让兄弟二人处于情与法的纠葛与较量中马德庆始终用自己的方法帮助和警醒着弟弟不要触及法律边线,但对噩梦的回避和对欲望的追逐,最终使张文昊毁了身边人,也毁了哥哥的家庭幸福当一切尘埃落定,张文昊在马德庆的陪伴下终于走向了赎罪之门

电视剧爱的追踪演员《爱的追踪》分集剧情介绍天色灰白,城市的上空被一层厚厚的阴霾所笼罩,夕阳透过灰色的云层投射出一种惨白的光芒,让天色介乎于白天和夜晚之间这是一年中最难熬的三伏天,熙熙攘攘的人群在拥挤的街头左突右撞,蚁群般地寻找着食物路灯还未点亮,举头看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会感到一阵眩晕老马停好自行车,来到单位门口“金水湾”餐厅的时候,刚好六点他一如往常地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穿梭于这忙忙碌碌的人群中,似乎这里的忙碌与他毫不相干以往一米八几的身高最近越来越抽抽,估计是烟酒过度的原因,那脸色看着就和那一身原本是名牌的衣服一样,疲惫且褶皱不堪夏日的闷热在进入餐馆的一瞬间被空调阻隔,大功率开放的空调公事公办地熄灭潮热老马一激灵,抹了一把额头湿腻的汗水,随即将嘴边即将燃尽的烟头吐到身前,用脚踩灭他想起一句话:你要是烦谁啊,就把谁名字写在烟蒂上,不但要“抽”他,抽完了还得把他用脚踩灭老马今天就是憋着这股劲来的老马走进房间的时候,已开始推杯换盏的众人顿时停了下来“哎,师傅……您这是……”刘权的表情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足以掩饰一闪而过的惊讶“哎!就差您了……来来来,坐!”刘权迅速调好表情,起身相迎刘权是老马的徒弟,四十出头,有点谢顶,打扮是一贯的精干他前几天刚竞聘成了经侦总队的大队长,今天是攒饭局请领导同事“走面儿”来了“嘿,刘大队长,您当领导了,得了道了,早忘了有我这个老家伙了吧?”老马撇了撇嘴说:“但我这人呀,还是记吃不记打虽然退了休滚了蛋,但还拿事当事、拿人当人,再加上脸皮厚点,这不是蹬着自行车跑这儿给您道喜来了?”老马阴阳怪气,一嘴的不是“哎,哎,别啊,师傅”刘权听这话,立马从桌子后面走了过来“师傅,师傅!您是我大爷,是我祖宗您这挑理了不是,我哪敢在您面前耍心眼玩花花肠子啊,我是谁教出来的啊?还不是您这老警察,哈哈”刘权尽力控制局面,说着就把老马往里面拉“甭跟我来这套”老马把手一甩,“我问你,你今天当了官了,眼里就没你师傅了?啊!”从他这真真假假的表情中,刘权看出他是真的生气了“师傅,师傅,我错了,我错了行吗”刘权继续赔不是,“说实在的,我本来就说叫您来着,可一想您这刚刚退休,正是回家享天伦之乐的时候,这……”“甭跟我这儿找理由”老马脸往下一耷拉,“都是明白人,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人走茶凉的事天天有,刘大队长今儿个能叫我一声师傅,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儿了,至于这吃饭嘛?纯粹就是我岁数大了没人请了臊眉耷眼地硬往上凑,和你没啥关系”老马连珠炮似地用嘴干人,弄得刘权脸红一阵白一阵的但刘权毕竟是场面人,懂得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道理,对付老马这样的,来硬的是万万不可的,毕竟错在自己那就只能来软的,但还不能太软,太软了跌面要软的得体、软的到位,这就要看刘权的功力了旁边的几个同事看着这对师徒的现场表演,都替刘权捏一把汗这老马是什么人啊,说好听了是经侦总队的资深老民警,说难听了就是个倚老卖老的牛皮糖、滚刀肉,十几年都这个样,一点正事不干,邪的歪的倒不少,上班耗点,下班走人在警察这个整天撅着往前冲的职业里,老马该算是个另类,就冲他十几年都趴在最底层,一个案件没破,就够给他这当了大队长的徒弟“争脸”的了这不,几天前老马赶着“清网行动”开始前刚刚退休,终于熬到了他向往的新生活

电视剧爱的追踪演员第2集 -“这样吧,还是老规矩,迟到了罚酒”老马说着随手从桌上抄过来一瓶白酒,也不看什么度数高低,咚咚咚地给自己满了一杯,也不顾刘权的再三劝阻,一扬脖就给干了年轻时过度的消耗和烟酒无度,让老马已经过早地濒临老态,往日虚胖的脸上布满皱纹,乍看上去说是六十都有人信,实际老马也不过刚过五十“嗝……”老马被酒噎了一下,打了个响嗝,之后把空酒杯往桌子上一蹾,“怎么着,刘大队长,这酒我自罚了,下面该看你的了”老马故作面无表情地对刘权说“师傅,我这……”刘权面带难色“这什么这!倒满!”老马把杯子往桌子上一蹾,指着酒瓶子说“哎,师傅,您是知道我酒量的,咱有酒慢慢喝,我就别干了,这满桌的哥们儿呢,待会儿我钻桌子底下去了,也陪不好大家不是”刘权用商量的语气说,放弃了控制局面的幻想“是啊,老马,咱们有话慢慢说,有酒慢慢喝,别一上来就剑拔弩张的,都是一家人”坐在上座的江副总队长发话了,想要为刘权争回点面儿孰知老马一点面儿也没给“嘿,我说这是哪个大领导呢?原来是三哥啊!是啊,我这退休老民警就算敢跟徒弟耍三青子,也不敢跟三哥犯各不是不,现在得叫江总(总队长的简称)了”老马嘴一撇,难听的就出来了,“想当年虽然你师傅跟我论哥们儿,但现如今却是不同了,对,我这记性也差,您现在是处级大领导了,哪能跟我这老民警论辈分啊”老马说的唾沫星子乱窜,借着酒劲有点见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气势了江副总队长一看这路子,也闷了老马这喝酒是出了名的,而且还酒后无德,经常闹酒诈刘权此时此刻真是连装孙子的机会都没了而老马虽然一脸怒相,心里却彻底通畅了,干了三十年警察了,别看平时不着四六,可这心里可一点不傻,按单田芳说的,拔一根眼睫毛都是空心的他这正是憋着一肚子气找刘权泻火来了大家看着老马这满满的酒杯,也再没法去劝阻,毕竟这是个大爷级别的老警忪了刘权整了整难看的表情,再次恢复热情,毕竟在老马面前跌面儿是小,在江副总队长面前跌面儿是大,连这个场面都控制不好,就别提以后怎么抓案子带队伍了“好,师傅,您既然说到这了,我也就不推辞了徒弟干了!”刘权仪式性地举起酒杯环顾一周,之后豪迈地一饮而尽在座的都替他捏一把汗“好!牛逼!是个当领导的料”老马得逞了嘴上还不留德,“来来来,咱们为了庆祝刘大队长高升,一起喝一个”老马彻底夺过酒桌的控制权,逼得在座的众人也都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众人都有种被绑架了的感觉,但是无奈,客随主便是老理儿,忍一时风平浪静,大家都在竭力维护刘权的这个升职宴“哎,怎么不给那个哥们儿倒满啊?”老马用手指了指刚才倒酒的那个小民警“啊……他不能喝酒”刘权轻描淡写地说:“小吕刚从警校毕业,还没练出来的,今儿就不难为他了”小吕是刘权新带的徒弟,这话里话外都透着照顾他的意思“哎,这可不行,这当警察怎么能不喝酒呢?”老马的脸当时就耷拉下来了,“我可告诉你,小吕,别看咱干的是经侦,搞的是经济案子,但也算是刑警啊,这当刑警的就得一能白活、二能喝,这喝酒看人品,喝酒看胆量,酒场如战场啊!”老马说的信誓旦旦,弄得小吕一时手足无措“当警察的不能犯,怎么着都得有第一次,我告诉你啊,你不是不能喝,是不敢喝!这必须得练!来,我敬你”老马说着就站起身来,抢过小吕的酒杯,三下五除二给倒满,之后弯腰举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端到小吕面前<持续更新.................>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