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女老师要我上床陪她睡觉的激情性爱故事

来源:漂亮女老师要我上作者:漂亮女老师要我上时间:2017-05-19 03:57:24

  漂亮女老师要我上床陪她睡觉的激情性情中人爱是你我故事

  林紫薇和包玉婷两个都是师范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今年刚满21岁.

  包玉婷168的身高,配以娇美的面容,使她成为学校的校花,最让她骄傲的就是她的两个坚挺的玉乳,不管穿什么衣服都显得那么的性感迷人.林紫薇是包玉婷最好的朋友,身高165,细细的腰,圆滑上翘的臀部更是撩起无数男生的欲望.她们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两个人商量着到哪个学校去实习.这时听说有一个很偏僻的学校没人愿意去,两个人都觉得机会来了.这可正式表现一下的好机会哦!两个女孩都不约而同的这么想.

  很顺利的两个人就坐上了去那个学校的长途汽车.这个学校还真是偏远呀!难怪没人愿意去的,包玉婷她们两个整整坐了十几个钟头的长途车,又下来走了一个钟头,才来到这个学校所在的村子.这个地方的房子是破破烂烂,这里的人也都没见过城里来的姑娘,就想看稀奇似

  的盯着她们两个看.终于找到了那个中学,比林紫薇她们心中想象的学校还要破旧,学校只有一栋两层楼房,被一堵高高的砖墙围着,孤零零的坐落在一座大山边上,周围连一户住家的都没有.不过这里的人们倒是挺热情的,听说来了两个女老师,一下子围过来了上百个人,有村民、学生,老的少的,什么人都有。大家还一直要求两个女老师表演一个节目,林紫薇和包玉婷两个在学校就是能歌善舞的,这倒难不倒她们两个女孩。就在破旧的主席台上,林紫薇和包玉婷跳了一段现代舞。她们穿着紧身的白上衣和紧绷的牛仔长裤,在一百多人面前舞动自己年轻性感的身体,一道道色咪咪的眼神像一束束探照灯,在林紫薇她们高耸的乳牛房子很贵,细细的小蛮腰和圆滑上翘的批古上扫描着。节目结束了,这两个女生也累的娇喘吁吁。

  回到安排好的宿舍,林紫薇紧紧盯着包玉婷的胸部看,包玉婷一看林紫薇的眼神,顿时羞红了脸,笑骂:“干什么呀你?讨厌!”林紫薇笑着说:“你刚才没注意呀?台子底下的那些人,都是这样看你的-这里的,好像想很狠抓一下,咬一口似的,呵呵”包玉婷嘴巴也不饶人:“你又骗人!明明是他们都看着你的翘批古-想从背后-那个-你吧!”两个女孩偷偷的说笑着,闹成一团。

  第二天,林紫薇被安排教高一的语文,而包玉婷则教高一的英语。天气很热,包玉婷换了一件更薄的白色紧身上衣,两只饱满坚挺的乳牛房子很贵像两座小山峰,随着她在教室的走动而上下微微晃动,下水身上的紧身牛仔长裤,更显出她身材的苗条,双腿的修长。

  中午吃饭的时候,包玉婷和林紫薇在一起兴奋的聊着上午上课的趣事。两个人都觉得这些学生都很乖,虽然人高马大的,却安安静静的,纪律很好。

  林紫薇笑着对包玉婷说:“他们当然老实了,看你今天穿这么性感,他们的眼睛都忙不过来了,哪还有空讲话?”

  包玉婷也不示弱:“你还说,看你今天穿件超短裙,小心有学生把手从你下去面条伸进去-呵呵”林紫薇和包玉婷还说道今晚可能会晚点回宿舍,林紫薇是有4个学生要找她补课,而包玉婷则是答应了班上的几个男生下午下课后去打篮球。

  下午下了课,5个男生就带着他们漂亮的包老师出发去篮球场。这里离学校有点远,周围都是一人多深的庄稼地,里面是一个破旧的篮球场。包玉婷挺高兴的和这几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男生玩在一起,只见她苗条的身材轻快的跑动,胸前的两个肥乳开始剧烈的上下晃动,很快她就累的娇喘吁吁,香汗淋漓。

  正当她想休息一下的时候,突然一双肌肉发达的臂膀从背后抱住了她,两只大手按在了她丰满的乳牛房子很贵上。包玉婷本能的挣扎着,尖叫:“干什么?你-”她回头一看,抱住自己的竟是那个被同学称作“老大”的高个男生,他面相凶恶,一点不像个中学生。

  只见老大淫笑着:“销臊火!干什么?-老子要干死你!”说着把包玉婷一把抱了起来,按在篮球场边的草地上,一把就撕烂了包玉婷薄薄的白色紧身衣,随即又扯掉了胸罩,包玉婷两个白嫩饱满的乳牛房子很贵没有了束缚,却还是那么的坚挺,没有一点变形。

  包玉婷尖叫着:“不要!你们要干什么?-啊!-不要!”只见包玉婷上半身已经赤裸,被5个中学生围在中间,老大已经骑在包玉婷身上,兴奋的把手按在这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的乳牛房子很贵上,开始有力的揉挤!

  老大用他粗糙的手掌紧紧握住了包玉婷这对高耸的柰子,开始像揉搓两团白面一样抓、捏-包玉婷肥大的两个乳牛房子很贵,被他的大手挤压成各种形状。

  一边狠揉包玉婷的肥乳,一边用他兴奋的发抖的声音叫着:“销臊火!-柰子这么大!-是不是早就被男人玩过了!-小贱货!叫啊!-再大点声!-嘿嘿!”“不要!啊!-好疼!-求你了!别再揉了!-啊!-轻轻一点!”包玉婷眉头紧皱,极力想忍住来自乳牛房子很贵的性刺激,可老大太用力了,好像想把自己的乳牛房子很贵揉烂似的。好容易老大松开了手,可乳制品头发突然又是一热,包玉婷低头一看,老大竟然一口含住了自己的乳制品头发,包玉婷觉得自己敏感的乳制品头发被一条灵活的舌头快速的天才,一阵阵快感竟然从乳制品头发传遍全身,自己那两个不争气的乳制品头发已经胀的硬硬的了。老大松开了口,把包玉婷的乳制品头发从嘴里吐出来,包玉婷的嫩红的乳制品头发已经变大了一倍,老大粘乎乎的口水正从乳制品头发上滴下来。

  “销臊火!-***柰子这么敏感!-这么快就硬了!哈哈!”老大得意的笑着,其中夹杂着另外4个中学生淫亵的笑声。

  “现在让老子干死你!”说着,老大用力的扯下了包玉婷的牛仔裤,撕掉了里面的内容裤子,包玉婷的胴体就这样一丝不挂的暴露在这几个中学生面前,包玉婷本能的夹紧双腿,可这种动作只能增强他们的兽欲,老大跪在包玉婷两腿间,用力的拉开她的膝盖,包玉婷最神秘的下水身上一点点的暴露在老大眼前。平坦的小腹下,是一片浓密的黑毛,一直从阴盛是埠向下延伸到包玉婷的两片大印蠢边上,老大兴奋的喘着气,无心多看,急急忙忙的脱掉了自己的内容裤子,一根黑乎乎的粗大鸡蛋巴掌从内容裤子里弹了出来,老大的龟仙人领头人已经由于兴奋变得亮晶晶的,犹如一个紫红色的乒乓球,包玉婷无力的张着大腿,眼看着一根巨大的阳光家居,慢慢靠近自己的印蠢,她都能感到从阴凉茎突上散发出的热力了!包玉婷惊恐的哭喊:“求求你!不要!-呜呜-请你别!-”老大低头看着身下躺着的这个美女,长长的头发凌乱不堪,胸部正紧张的上下起伏,而自己的鸡蛋巴掌已经快挨在她的毛茸茸的下水身上上面了,看着这一切他的鸡蛋巴掌更是兴奋的发抖,猛地顶了上去!

  突然一根粗大的硬物顶住了包玉婷的阴盛阳衰道理口,包玉婷这才回过神来,还没等她搞清楚怎么回事,老大那根巨大肉惊已经戳进了她的阴盛阳衰道理口。包玉婷的下体一阵被胀裂的痛,她本能的猛蹬双腿,扭动细腰和批古,惊声的惨叫:“好痛!哎呀!-艾!-不要!”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和声音不但没有帮她什么忙,反而让老大更加的兴奋和满足!老大冷酷的笑着,腰向后成为弓形,然后像设除一支强弓硬弩一般,把自己那根粗大的肉惊狠狠戳向包玉婷的阴盛阳衰道理深处。包玉婷的温热的阴盛阳衰道理壁把他的这根黑乎乎的长矛紧紧包住,他舒服的哼叫着:“噢!真爽!-小骚逼好紧!噢!我戳!噢!”老大胯间的这根硬梆梆的长矛把包玉婷不足100斤的娇躯向前顶的一耸一耸,包玉婷肥大的双乳也跟着前后一甩一甩。

  包玉婷猝不及防,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尖声惨叫着拼命摆动细腰和批古,想摆脱他鸡蛋巴掌的侵犯。老大低头看着在身下痛苦挣扎的包玉婷,视线从她高耸的双乳移到她蚌壳大开的下体,自己那根鸡蛋巴掌只插头进出去一小半,插头进出去的那一小半只觉得又酥又麻又暖和,外面的一大截就更想进去了!他恶狠狠的再一次猛用腰力,这次20厘米的粗大鸡蛋巴掌全都戳了进去。包玉婷疼的直叫:“哎哟!-唉!疼!-疼死了!-不要!-快停!-啊!-救命啊!哎呀!-”老大闭上眼停了几秒钟,静静享受起鸡蛋巴掌给予他的引荐这个年轻美女的快乐。

  他觉得自己的鸡蛋巴掌好像被一根细细的橡皮套子牢牢箍住,等了几秒钟,他感觉从包玉婷下体里分泌出了更多的润滑液,他这才开始“三浅一深”的前后抽动,包玉婷的叫床声则随着他抽查的深度和力度不断变化,他听的更是血脉喷张,抽查的动作也越来越粗野,说的话更是污言秽语不断:“销臊火!你的小骚逼里好多水呀!-妈的操的真爽!-小婊子!小烂逼好紧!-噢!-戳烂你的逼!戳死你个小婊子!-噢!呵呵!-操死你!”老大趴在包玉婷的身上,抱着包玉婷香汗淋漓的玉体,包玉婷胀大的乳牛房子很贵紧紧贴着他,他一边吻着包玉婷,腰部不停的前后耸动,继续着三浅一深的干法,包玉婷也从中感到了从没有过的感觉,可她发现他喘气越来越粗重,说的话也越来越不堪入耳:“销臊火!老子干的你爽不爽!小婊子!看我不戳死你!我戳!-戳!”老大越来越兴奋了,这样的动作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兽欲,他猛地爬起身,用力拉开包玉婷的大腿,搭在自己肩上,低头看着鸡蛋巴掌对包玉婷的狠狠引荐,他开始每一下都用尽全力,20厘米的鸡蛋巴掌一戳到底,顶到包玉婷的阴盛阳衰道理尽头,在老大的铁棒的疯狂动作下,包玉婷忍不住声嘶力竭的惨叫着。

  “哎啊!-嗯!-不要!救命呀!饶了-饶了我!”在他这根大淫棍的攻击下,包玉婷的阴盛阳衰道理里分泌出更多的淫才水库,滋润着包玉婷娇嫩的阴盛阳衰道理壁,在老大的猛戳之下,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响。这些淫声让他更加的兴奋,他扶着包玉婷的腰,不知疲倦的抽查。包玉婷无力的躺着,只觉得全身被他顶的前后不停的耸动,两只乳牛房子很贵也跟着前后的摇,一甩一甩的扯的乳根好难受。包玉婷很快发现老大的眼光也集中到了自己的两个乳牛房子很贵上,包玉婷惊恐的看着他把手伸了过来,抓住了自己活活跳跳的两个柰子,开始了又一遍的蹂躏。

  这一次他好像一个野兽一样的狠狠揉搓自己饱满的柰子,好像想把它揉烂似的,白嫩的乳牛房子很贵很快被他揉得红肿胀大,显得更加的性感了。老大的鸡蛋巴掌也没有闲着,他一边用手玩弄包玉婷的两个肥乳,一边用腰力把鸡蛋巴掌狠戳,铁硬的龟仙人领头人边沿刮着包玉婷阴盛阳衰道理壁上的嫩肉,黄豆粒大小的阴盛阳衰道理口也被他粗大的阴凉茎突胀得有个鸡蛋般大小,每一次他抽出鸡蛋巴掌就带着大小印蠢一起向外翻开,还带出包玉婷流出的白色浓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包玉婷已经被他干的半死不活,地上是她一头零乱的长发,有的还搭在她汗湿了的乳牛房子很贵上。他则像一只发情的野牛,把包玉婷这样一个清纯的玉女按在地上野蛮的蹂躏,包玉婷的阴盛阳衰道理先天比大多数女生细、短,这一下被老大粗大的鸡蛋巴掌胀的直叫“不要进去!-求求你!-呜呜!好疼!-胀好胀!-啊!-胀破了!”“很胀吧!爽不爽!小婊子!

  叫得再大点声!-老子胀死你!我干!我干!-干死你个骚逼!-”“啊!不要!-救救我!-嗯!-快点-停下!-不要了!阴盛阳衰道理-啊!快胀破了!-”在老大特粗的阳光家居一阵阵的疯狂攻击下,包玉婷已经语无伦次了,(故事亭 )心理上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这从她的一些生理变化上可以看出来—包玉婷大张着腿,少女两腿间迷人的印蠢,淫才水波荡漾的翻开着,阴盛阳衰道理口胀的大大套在老大的青筋暴露的巨根上,仿佛是一张小嘴,随着老大鸡蛋巴掌的进出,一开一合,从这张小嘴里,还不停吐出一团团的白色年夜,也不只是老大流出的精品液态煤气,还是包玉婷流出的淫才水库包玉婷被老大强行干了这么久,慢慢的有了感觉,每当老大的鸡蛋巴掌插头进出来的时候,包玉婷开始本能的轻摆纤腰,批古向上一拱一拱的迎合老大。

  “小贱货!是不是干的很爽呀!”包玉婷的这些细微变化,哪能逃过老大的眼睛,老大淫笑着,让其他几个同学看着自己怎么样在引荐这个清纯玉女。

  其他四个中学生能清楚的看见包玉婷的大小印蠢已经被老大干的翻了过来,淫才水库流的批古上、草地上都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城里来的年轻女老师的小揉懂可以胀的这么大,正被老大的一根丑陋的阳光家居狠狠的干着。更要命的是,包玉婷竟然开始迎合老大的插头入门安装,一股股的白浆像泉水一样涌出,糊满了老大酒瓶粗细的肉惊。

  老大批古快速的前后摆动,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惊深深的戳进包玉婷的下体里面,随着淫才水库的增多,老大干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阵阵强烈的性快感从老大的鸡蛋巴掌扩散到全身,包玉婷则娇柔的在老大身下喘着气。老大低头看着自己鸡蛋巴掌引荐包玉婷的样子,这让老大更加的兴奋。只见一根黑乎乎的肉丸棒子从包玉婷红嫩的两片蚌肉中间快速的插头入门安装,包玉婷的小腹竟然有了微微的隆起,老大的巨根插到哪里,包玉婷哪里就微微鼓起,在同学的淫笑声中,老大干的更猛了,包玉婷无助地喘息着,低声绅引着,老大喘气的声音象发了情的公牛。

  老大的鸡蛋巴掌撞击着包玉婷的阴气部长,发出淫秽的声音。包玉婷只能被动地让老大操,让老大发泄。不知又过了多久,老大爬在包玉婷身上紧紧搂住她,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后低声叫了一声,更用力地插头进出包玉婷的阴盛阳衰道理。包玉婷能感觉到老大的鸡蛋巴掌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入了阴盛阳衰道理深处,包玉婷也绷紧了身子,打了个寒战,柔弱地叫着,喘息着。

  这时老大才满足的把自己的肉惊慢慢从包玉婷的阴盛阳衰道理里抽出来,只见乌黑油亮的鸡蛋巴掌上沾满了白色的粘浆,可见刚才他抽查动作的激烈。

  其他几个中学生早已忍不住了,看到老大已经满足了,那个外号叫二子的猛扑到包玉婷身上,两个手挤奶似的揉挤着包玉婷性感挺拔的山峰,包玉婷尖声叫着:“哦!别!轻轻一点!疼!啊!”老大笑骂道:“妈的!二子!-你是在挤奶吧!”二子兴奋的一句话不说,只顾着用力揉搓眼前这对高耸的茹风,感受着这对乳牛房子很贵的热力和弹性。视觉的刺激加上包玉婷不断的绅引和尖叫让二子的兽欲被彻底激发出来,他掏出和他年龄极不相称的一根巨大的肉惊,淫笑着对包玉婷说:“销臊火! 快点!用手握着它!快!”包玉婷无奈的伸出小手,二子不耐烦的抓住她的手,按在自己的龟仙人领头人上。包玉婷只觉得手掌里好像握住了一个热烘烘的铁球,再向下是一根粗的无法把握的铁棒,而且这根铁棒还在不停的抖动。“快!上下的套!-对!就这样!-噢舒服!-”二子舒服的绅引着,看着这个比自己大几岁的美女帮自己手里淫才,龟仙人领头人被她摸的一阵阵酥麻。而包玉婷则羞红了脸,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迫给一个中学生手里淫才。二子很快又不满足了,他把包玉婷翻了个身,强奸就要开始了!

  包玉婷手臂撑在草地上,批古对着二子,包玉婷已经无力反抗,任由二子把自己摆成最让男人兴奋的姿势,二子把手放在包玉婷浑圆的批古上,用力抓着她结实有弹性的批古,“销臊火!-批古长这么翘!老子早就想从批古后面**了!”说着,他把龟仙人领头人对准了包玉婷的阴盛阳衰道理口,批古向前一挺,把那根巨大的肉饼托棍戳进包玉婷的阴盛阳衰道理里面!这种姿势最能激起男人的兽性,何况趴在面前的还是像包玉婷这样有着s形曲线的美女。

  二子发了疯似的在包玉婷批古后面狂戳,猛吼着“噢!爽!-小婊子!老子戳死你!噢! 妈的好爽!-销臊火!老子戳!戳!”“不要!-啊!救命!-快停!不要啊!啊!-”包玉婷痛苦的仰起头,像一匹母马似的嘶喊着。二子在包玉婷批古后面喘着粗气,两手掐着她批古上的肉,低头看着自己的鸡蛋巴掌正在怎样的引荐身前的这个女孩。他的肉惊好像是铁做的似的,在包玉婷阴盛阳衰道理里不停的前后抽动,一进一退,一进一退包玉婷一边哭叫,一边哀求:“不要了!-啊!-求求你!不要了!啊!”二子一边喘气,一边淫笑:“销臊火!-老子今天让你的批古爽翻天!

  -爽不爽!”他的肚子一次次撞击着包玉婷翘起的批古,每当包玉婷浑圆的批古和他的小腹撞击时,包玉婷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噢”的绅引,包玉婷的这种叫声让二子更加的兴奋,他抽查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冲击的力量也越来越大!“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快停下!饶了我…请不要!”包玉婷的尖叫声中夹杂着他的淫笑,包玉婷像一匹裸体的母马般跪在草地上,手撑着地,珠圆玉润的白臀,正对着二子,他正在放肆的把一根黑色巨蟒似的粗丑阳光家居缓缓从包玉婷的阴盛阳衰道理里抽出来,每一次都带着阴盛阳衰道理口红嫩的肉跟着外翻,接下来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两片大小印蠢又被他的鸡蛋巴掌猛的塞进去,包玉婷被他干的淫才水库狂流,白色的年夜越来越多,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地上。

  在他粗暴的冲击下,包玉婷只觉得好像有一个火车头在批古后面不停的撞击着自己,阴盛阳衰道理里火辣辣的疼,全身酸软,两条玉臂再也支撑不住上身的重量了,终于手一软,上半身软倒在草地上,两个饱满的乳牛房子很贵被挤压的变了形,可二子正在兴头上,他才不管身前这个玉女的死活,只是一个劲的把自己那根肉惊凶悍的戳进去,再戳进去!包玉婷上半身软了,批古显得翘的更高了,给二子的视觉刺激更大了,他只觉得自己的肉饼托棍好像被一个小橡皮套子紧紧包住了,又温暖、又湿润、又紧绷,每一次龟仙人领头人和包玉婷阴盛阳衰道理壁上的嫩肉的刮擦,都带给他的鸡蛋巴掌一阵酥麻感,二子舒服的吼叫着:“小婊子!-你的逼好滑啊!戳的老子爽死了!- 老子操死你!-噢!爽!”一边叫,一边不停的狂戳,他每向前顶一次,包玉婷全身都被他撞的向前一冲,圆滑的批古被他的肚子撞出“啪啪”的响声。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荒郊野外的草地上这种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还有女生的性器被戳的“扑哧扑哧-”的水响声一直不绝。

  二子的鸡蛋巴掌毕竟不是铁的,他终于快要忍不住了,包玉婷娇嫩的阴盛阳衰道理壁上的肉和他铁硬的龟仙人领头人剧烈的摩擦,一阵的快感从他的鸡蛋巴掌传遍全身,还有身前趴着的这个美女嘴里发出的“嗯!不要!-啊”的绅引声刺激着他,他的鸡蛋巴掌突然一阵抽搐,二子紧紧抱住包玉婷丰满的臀部,把鸡蛋巴掌深深戳进包玉婷的阴盛阳衰道理深处,一股滚烫的液体深深射进包玉婷的阴盛阳衰道理里,很快一股混浊的白浆从包玉婷和二子性器的结合处流出,也分不清是包玉婷流出的淫才水库,还是二子刚刚设除的脏物。二子紧紧抱住包玉婷的批古,让自己的鸡蛋巴掌在包玉婷的阴盛阳衰道理里完全停止了抽搐,才满足的抽出那根大肉惊。

  包玉婷在被老大和二子他们两个轮流引荐之后,已经是浑身发软,像滩烂泥似的软滩在草地上,乳牛房子很贵、批古这几个地方不是手印就是牙印,可还有三个中学生没有满足,他们可顾不上包玉婷的死活,他们在旁边看的是血脉喷张,他们的粗大鸡蛋巴掌早已经胀的铁一般硬了。好不容易等到二子满足的射击了啦精,他们两个兴奋的把包玉婷翻了个身,一个中学生抢先一步从包玉婷的批古后面猛的插了进去。

  另一个悻悻的骂道:“妈的!你这个臭小子,动作这么快!”他只有无奈的挺起自己那根鸡蛋巴掌,抱住包玉婷千娇百媚的小脑袋,从包玉婷的嘴里戳了进去。

  无人的草地上顿时上演了极其引醚的一幕:一个细腰、翘臀、长腿的美女趴在地上,批古后面不停进出的是一个中学生粗大的阳光家居,她的小脑袋被另一个中学生牢牢抱住,嘴里插着那个男生丑陋的鸡蛋巴掌。两个男生野兽般的吼叫声此起彼伏,其中还夹杂着女生模糊不清的“呜呜”声。

  老大和二子在旁边淫笑看这两个自卑轮奸包玉婷的一幕,包玉婷的声嘶力竭的哭叫声不断传到他们耳朵里。包玉婷双手按在地上趴着 ,批古淫才水波荡漾的撅着,一个中学生则是跪在地上抱紧了包玉婷的臀部加速干她。

  包玉婷丰腴的两片白臀被他的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留下了深深的十根指印。他一边干着,一边用两只手揉捏着包玉婷前后乱晃的乳牛房子很贵。他只要一低头看见的就是自己那根肆虐包玉婷阴阳户外运动的超长阳光家居。正在愁松的阳光家居上沾满包玉婷体贴内务的淫才水库,被塞满的红嫩阴阳户外运动还不断流出水。

  另一个则是兴奋的把包玉婷的头按在自己的胯间,看着自己那根巨大的肉丸棒子,不停的在包玉婷的小嘴里进进出出!包玉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同时被两个中学生强奸,批古后面那个中学生的鸡蛋巴掌格外的粗,每一次他的插头入门安装都会让自己的阴盛阳衰道理胀得满满的。包玉婷明知自己的叫声会让这几个自卑更粗野,可她实在是忍不住阴盛阳衰道理里,那一阵阵胀麻的感觉,好像只有叫出来,才能舒服一点!

  “噢!-不!呜呜-嗯 -不要!呜呜”可她现在只能发出间断的“呜呜”声,因为她的小嘴里也被胀满了。包玉婷还从没有含过男生这么大的龟仙人领头人,就像一个铁硬的乒乓球塞在自己嘴里,热乎乎的,还不停的从里面流出惺骚的液体到自己嘴里,吐又吐不出去,只有被动的吞吐着面前这个中学生的鸡蛋巴掌,不过这个男生好像很舒服,不停的用力向前挺进,再挺进!很快,包玉婷觉得嘴里的这根硬梆梆的肉惊,好像在一阵阵的抽搐了,“难道他要-要射击了啦!-”包玉婷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恶心,忙用力的把头向后仰,想把嘴里这个腥臭的鸡蛋巴掌吐出去。可眼前这个男生却用他有力的胳膊紧紧抱住包玉婷的头,更快更猛地在她嘴里猛虎插头怀里起来!

  “噢-舒服!小婊子!-你的嘴巴好紧!好小啊!爽死了!”男生舒服的叫着,突然他猛力的动作停止了,只剩下他粗重的喘息!包玉婷也就在这一刻,突然感到嘴里的那根铁棒前端,猛的喷出一股热流,灌进自己嘴里,铁棍的每一次抽搐,都像机关枪似的发设除一股滚烫的热气球精美。包玉婷的嘴里哪容的下这么多精品液态煤气,大部分都顺着她的嘴角流到地上。

  好一会之后,面前的这个男生才把他已经软绵绵的鸡蛋巴掌从包玉婷嘴里抽出来,包玉婷白净的面庞上,嘴角上,长发上都粘满了刚才他设除的男性脏物,显得包玉婷的脸更加的引醚了!

  在包玉婷批古后面狂操的那个中学生,也已经快不行了,包玉婷嘴里没有了男生的鸡蛋巴掌,他每戳一下,又能听见身前这个美女迷人的叫床声了!

  “噢!-轻一点!不!-啊!-饶饶了我”包玉婷的娇声时高时低,随着他插头入门安装的深度和力度变化而变化,他很快控制不住了,精门一松,一股热气球精美猛的喷出,他淫亵的抽出鸡蛋巴掌,把这一股股的白浆射击在哪里包玉婷光滑的背脊上,浑圆的批古上,连她油亮的长发上也沾了不少精品液态煤气。

  从这个时候开始,包玉婷的身上每次都至少有两个中学生在疯狂的发泄和蹂躏!最多的一次,四个男生一起上,包玉婷趴着,批古后面插着一根,嘴里含着一个,两只手还不停的搓弄另外两个男生的鸡蛋巴掌!

  老大他们几个一直从下午把包玉婷轮奸到天快黑,才稍微得到了一点满足。可他还不想放过她,竟然又找来3个不上学的小混混,让他们也分一杯羹。这几个小混混更加不是善类,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美女,三个人轮流在包玉婷的身上发泄着精力和兽欲,包玉婷只能不停哭叫着、哀求着-可他们还是冷酷的用各种姿势不停的干、戳、操!

  直到最后其中一个拿出照相机,此时的包玉婷已经被他们摧残的没有了一点力气,只能被动的由他们拉开双腿,扒开印蠢,把自己最神秘的部位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永远留在了照相机的胶片里!

  他们这才满足的离开,留下包玉婷一个人赤条条的躺在荒郊野外的草丛里,红肿胀大的乳牛房子很贵,因为兴奋过度胀硬分开的大小印蠢上都粘满了男生的精品液态煤气,她最引以为傲的两个乳牛房子很贵上的掌印和牙印更是多不胜数!

  林紫薇这时正在教室里指导学生学习,“今天才第一天就有4个学生留下来补课,以后一定会越来越顺利的!”林紫薇兴奋的想。

  教室里早就空荡荡的,只剩下四个男生和林紫薇一个人,所有的老师和学生都回家了,外面的天也黑了,坐落在山边的孤零零的教学楼里只剩下这一个教室里的灯还亮着。

  一个学生问:“老师,这题我不懂!”. 林紫薇走到他身边,趴下来,给他耐心的讲解起来。林紫薇今天穿了件低胸的紧身衣,和一条超短裙,连丝袜都没穿,两条玉柱般的大腿是那么的修长,显的她的身材更是前凸后翘。她一趴下来,白嫩的乳牛房子很贵有一小半被面前的学生看得清清楚楚。

  “林老师,你的-好大啊!”这个男生不怀好意的坏笑着。

  “什么好大?”林紫薇一时没听懂。

  “你的两个柰子啊!”

  “你你-怎么说这种话!”林紫薇顿时羞愤交加,刚想仰起身训斥他一番,没想到,背后已经有一个人紧紧抱住她的细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已经顶在她的批古上!

  林紫薇吓的一声惊叫:“啊!你是谁!?你要干什么?”说着扭过头,却看见站在自己批古后面的竟是那个叫黑仔的学生!林紫薇拼命的扭动身体,可黑仔的力气实在是大,把林紫薇的上半身牢牢地按在桌子上,林紫薇顿时是动弹不得。

  黑仔淫笑着,撕破了林紫薇的低胸紧身衣,解开了林紫薇胸罩的扣子。林紫薇吓的大叫:“不要!-你想干什么?!-放手!不要!”

  黑仔却象没听见似的,很快把林紫薇上半身的衣服脱的光光的,一双粗糙的大手,抚摸着面前这个美女光滑白嫩的背脊,突然手向下一滑,伸到了林紫薇胸前,紧紧握住了林紫薇的两个大乳牛房子很贵!林紫薇的乳牛房子很贵虽不如包玉婷的肥大,可也比同年龄的二十岁女孩大一圈,黑仔只觉得手掌里又饱满又充实。

  “林老师,你的柰子真大啊!让咱好好玩玩!哈哈

  ”黑仔放肆的笑着,用力的揉挤着林紫薇的一对玉乳。

  林紫薇觉得乳牛房子很贵被他捏的好疼,自己的超短裙也被他脱掉了,突然他松开了自己的乳牛房子很贵。林紫薇正轻舒一口气,突然觉得下水身上一凉,自己那条内容裤子被他粗暴的撕烂了!林紫薇只能被迫赤条条的趴在课桌上,浑圆的批古正对着黑仔!黑仔兴奋的脱掉内容裤子,只见一根乌黑油亮的巨炮在林紫薇丰满的白臀后面徐徐升起,“炮口”对准了林紫薇的下体,慢慢的顶了上去,在黑仔的鸡蛋巴掌和林紫薇的印蠢接触的一刹那,林紫薇的身体开始微微的发抖。可女生娇弱的样子更会激起这自卑的欲望,果然那根巨阳向后一缩,突然向前猛进,在林紫薇的惨叫声里,黄狼巨大的鸡蛋巴掌全部戳了进去。林紫薇的阴盛阳衰道理被男性的阳光家居胀的满满的,而那根阳光家居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似的仍旧不停的一进、一退、一伸、一缩“呜呜不要!啊!-求求你!噢-饶过我吧啊!不要!-快停下!”

  林紫薇很快就站不住了,黑仔用他肌肉发达的双臂牢牢搂住林紫薇的小蛮腰,让他冲击的时候,林紫薇丰满臀部上的肉能尽量和自己的小腹贴紧。林紫薇迷人的腰部和臀部曲线让这个男生为之疯狂。黑仔的蛮力是这么的大,每一次他的小腹和林紫薇批古的撞击都会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而他深入林紫薇体贴内务的阳光家居更是在里面干出“扑哧-扑哧!”的水响。

  “呵呵!-呵呵!操烂你的骚逼!-小婊子!臊获!-叫呀!哈哈!”在黑仔的吼叫声中,林紫薇已经越来越没有力气了,只能趴在桌子上,批古翘着,被动的让身后这个中学生狂操,用自己女性柔滑的性器满足这个野兽疯狂的欲望。

  过了好一会,林紫薇感到黑仔戳的速度越来越快,阴盛阳衰道理里的阳光家居也开始有了微微的抖动。黑仔用尽全力的狂操这样一个美女,很快也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他伸手紧紧抓着林紫薇肥臀上的肉,全速的挺进!又狠狠的戳了林紫薇100多下,林紫薇的批古都被他硬梆梆的小腹撞红了一片,在桌子“嘎吱!-嘎吱!”的噪音中,黑仔终于发射击了啦,从他的“大炮”里面喷设除一股滚热的精品液态煤气,烫的林紫薇淫才水库一阵阵的顺着大腿根流下来。

  还不容林紫薇喘口气,一根更粗大的阳光家居已经顶在了林紫薇的阴盛阳衰道理口上。这根大鸡蛋巴掌已经兴奋的青筋暴露,猴子却不像黑仔那样着急插头入门安装,他握着自己鸡蛋巴掌的根部,把自己30厘米长的巨大肉根贴在林紫薇圆滑的批古上,慢慢的摩擦着,自己乌黑的鸡蛋巴掌和林紫薇白嫩的批古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他看的越发的刺激。他握着鸡蛋巴掌的根部,突然像用鞭子抽马的臀部那样,用自己的鸡蛋巴掌抽打林紫薇的批古,林紫薇回头一看,却发现打在自己批古上的竟是这个男生的阳光家居时,吓的几乎晕过去。而黑仔他们却看的放肆的淫笑着:“臭小子!-你***在骑马啊?这匹“马”的批古长的怎么样啊?哈哈”

  “这个臊获!看老子不干死她!-”说着,猴子对准了林紫薇的阴盛阳衰道理口,狠狠的向前一挺粗腰,证更鸡蛋巴掌顿时齐根没入!同时在教室里响起林紫薇尖声的惨叫:“不要!啊!-停!-疼!啊!-噢!不要了!-”

  林紫薇双手按在课桌上趴着 ,批古淫才水波荡漾的撅着,猴子则是站在桌旁抱紧了林紫薇的臀部加速干她。

  林紫薇丰腴的两片白臀被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留下了深深的十根指印。他一边干着,一边用两只手揉捏着林紫薇前后乱晃的乳牛房子很贵。他只要一低头看见的就是自己那根肆虐林紫薇阴阳户外运动的超长阳光家居。正在愁松的阳光家居上沾满林紫薇体贴内务的淫才水库,被塞满的红嫩阴阳户外运动还不断流出水。

  眼前的这番景象,就好像一个东北的老农用风箱生火做饭,把风箱里的那根长长的木棒缓缓抽出来,再用力插头进出去。只不过现在这个“风箱”变成了一个165公分,有着高耸乳牛房子很贵的长腿美女,“风箱”的洞变成了这个裸女的阴盛阳衰道理,而那根长木棍则是猴子30厘米的肉惊!他兴奋的喘着气,慢慢抽出,再狠狠插头入门安装,感受着林紫薇柔嫩的阴盛阳衰道理壁上的肉和他粗糙鸡蛋巴掌摩擦的快感,同时耳边响起林紫薇淫浪的哼叫。

  “噢!不要!饶了我!请请不要!啊!”林紫薇不断的叫床声让他的鸡蛋巴掌又暴涨了几厘米,他一用力,感觉龟仙人领头人顶到了阴盛阳衰道理的尽头,林紫薇好像触电了似的,猛地左右摇动她圆滑的批古:“不要!不要!饶饶了我!顶到头了!-别!别再进了!啊!-停!”林紫薇突然的扭动让他爽的差点设除来,他连忙搂住林紫薇的批古,定了定神,淫笑着:“小婊子!阴盛阳衰道理这么短!-是不是顶到子宫口了!-看老子戳烂你的小骚逼!-我戳!”林紫薇娇柔无力的扭动挣扎更加激起他野性的兽欲,“看老子今天戳穿你的烂洞!”猴子一边恶狠狠的嚎叫,一边把鸡蛋巴掌慢慢向后退出来,林紫薇阴盛阳衰道理里冒出的白浆顺着他的长长的鸡蛋巴掌淌下来,滴落在床单上。突然他批古猛地向前一顶,一证更鸡蛋巴掌顿时全都没入林紫薇体贴内务,龟仙人领头人凶狠的撞击着林紫薇的子宫口,林紫薇已经不是在绅引,而是声嘶力竭的尖叫!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

  啊……啊……啊…快停下!饶了我…请不要!”

  林紫薇的尖叫声中夹杂着他的淫笑,林紫薇像一匹裸体的母马般趴在课桌上,珠圆玉润的两片白臀,正对着猴子,他正在放肆的把毒蛇样的粗丑阳光家居缓缓从林紫薇的阴盛阳衰道理里抽出来,每一次都带着阴盛阳衰道理口红嫩的肉跟着外翻,接下来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两片大小印蠢又被他的鸡蛋巴掌猛的塞进去,林紫薇被他干的淫才水库狂流,白色的年夜越来越多,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地上。

  好一会之后,他感到林紫薇的子宫口已经越来越松了,再一次猛力的挺进,他的大龟仙人领头人终于戳进了林紫薇的子宫里,林紫薇小小的子宫本能的收缩紧紧包住了他乒乓球大小的龟仙人领头人。

  “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啊…啊……喔荷……要 了…… 了……喔荷…啊啊…啊啊……”

  在林紫薇的叫床声里,林紫薇批古后面的男生终于忍不住一泻如注,他在快射精之前竟然从林紫薇的阴盛阳衰道理里抽出鸡蛋巴掌,一股白色浓浆全喷洒在林紫薇光滑的背脊和浑圆的批古上。而这个男生还在不断发出满足的无耻的淫笑。

  另外两个男生早就忍不住了,其中一个把自己的大鸡蛋巴掌狠狠戳进毫无反抗能力的林紫薇体贴内务,戳了几下之后,他竟然抱起林紫薇的上半身,两个人就紧紧贴在一起站着,他竟然用这种站立的姿势继续着引荐!这种姿势虽然不如刚才黑仔他们强奸时林紫薇的“马后炮”插头入门安装的深,可这种姿势却让林紫薇全身都暴露在那几个男生面前,刚才他们都只顾着鸡蛋巴掌的快活,却没发现这个比他们大几岁的女孩的身材是这么的性感迷人,尤其是那一对乳牛房子很贵,随着背后男生的插头入门安装而上下的乱晃。

  背后的这个男生一边戳,一边叫到:“哥几个看看!这个臊获的柰子大不大!真爽!-噢!老子戳死你!”

  另一个男生早就看的受不了了,一把握住林紫薇的两个晃动的肥乳,死命的揉搓!

  林紫薇尖声的惨叫着“不要!噢!不要!停下!啊!”也不知是要背后的男生不要戳自己的阴盛阳衰道理,还是面前的男生不要揉挤自己的乳牛房子很贵?!

  刚等这两个男生发泄完了兽欲,黑仔他们两个又兴奋了。整整三个钟头,教室里一个年轻女孩声嘶力竭的叫声就没停过,其中还夹杂着几个男生“骚婊子!- 烂货!-操死你!”之类的污言秽语。好不容易他们四个蹂躏够了林紫薇的裸体,这才满意的离去,不忘拿走林紫薇的内衣裤作为将来威胁她的物证。留下林紫薇一个人软软的

  滩在课桌上,乳牛房子很贵,大小印蠢被他们几个玩的是又红又肿,身上更象是用精品液态煤气洗了澡似的,糊满了男生的白色脏物。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